战胜两万五千公里睡意

上班了,
嚎啕大哭地告别春节,
战胜两万五千公里睡意,
艰难地、艰巨地、艰苦地,
今!天!上!班!了!

为什么假期总是过的特别快?
明明感觉一切都似乎才刚刚开始,正准备再加一脚油门迎来臆想中身体的飞舞与心情的狂奔,结果直面的现实却是一个不寄安全带能将人毫无防备直接甩出前挡风玻璃的猛烈急刹,
那心情,绝壁踺子后手翻转体180度直体前空翻转体900度的恍惚与忐忑Q_Q

当然,有专家说假期之所以短暂的终极原因是因为假期没有上午。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
谢的假期确实没有上午。
没有了闹钟干扰的早上是那么的美妙,每天睁开眼都是10点,再翻翻滚滚刷刷手机赖到11点,然后伸着懒腰磨磨蹭蹭洗脸刷牙,接着早饭连午饭一并解决,十分完美地解决了春节期间早餐店普遍关门没地方买包子馒头的老大难问题,必须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但是,有一点专家好像忘了提及,
那就是假期的夜晚,它其实是无限顺延的。
比如,朋友聚一块麻将的时候,就会理所当然地叫嚣,反正放假呀,明天没上班,一起愉快地通宵通宵~~
同理,打牌的时候,愉快地通宵通宵~~
没有麻局和牌局,那就追剧吧,反正明天没上班,一口气看完,通宵通宵~~
如果没剧追了,就抱着手机啃小说吧,通宵通宵~~
……

所以,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
即便假期没有了早上,却也基本没有了夜晚,
我们消费在睡眠的时间实际上与平时持平,甚至更少,
照这个道理计算的话,专家的这个说法好像完全不成立呢,
那末,究竟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假期过的特别快?

带着这个疑问,谢决定好好回顾一下自己春节的整个流程,

年前,每天早午合一饭后忙的是买年货、拜年、走亲访友,然后大年29开始洗衣服打扫卫生,一直打扫到大年三十下午,最后吃了顿简便的年三十除夕饭,吃完连衣服都没时间换,直接穿着睡衣拖鞋开车奔赴麻局,真的是特别热别繁忙!

当然,年后也是繁忙的,年三十晚上打麻将、抢红包实在太过辛劳,上了年纪竟有点扛不住,于是正月初一整整一天就在睡眠中度过了。

初二则结束于劳动,烤蛋糕啊,烤了整整四炉,哪怕用的是自动打蛋器,忙到最后依然是累的胳膊都要抬不起,前后花费40个鸡蛋,两盒纯牛奶,800克低筋面粉,640克细砂糖,400ML玉米油,以及大半袋越蔓莓干,烤了两大筐的小蛋糕(详见下图,是不是看上去就很美味(≥◇≤))。

初三原本的计划是亲戚朋友挨家挨户分发初二的劳动成果,想法非常美,心情特别得瑟,结果,初三早上10点却被佳一个电话从被窝叫起,让赶紧收拾东西11点出发去宁波玩,不去?酒店都已经订了交钱了不能退哒!于是,稀里糊涂地就随佳去了宁波,以为就去个两三天,衣服带的都不多,谁想佳一玩就玩了五天,初七晚上回来时,感觉身上衣服都已经馊了〒_〒

初八下午自然忙着清洗出游时堆积的衣服,晚上则被佳叫去麻将,
至于初九,下午打扫卫生,晚上依然应佳的邀请麻将。
然后就是今天早上,艰难战胜两万五千公里睡意,开!始!上!班!

睡意真的好深沉,昨晚抖着手启动关闭了半月之久的闹钟,早上被高亢的音乐闹醒的时候,完全不知云里雾里,努力缓了10分钟,才终于想起今夕何夕。
是呀,要上班了呀,要将放假模式切换至上班模式了呀,
不能再毫无底线的熬夜了,也不能再昏天暗地的赖床了,
然后收拾起散漫的心,伸展开懒惰的四肢,转动呆滞的思维,重新中断的计划,甩甩脖子拍拍脸——加油呀!

最后,
开工第一天,给自己灌一杯鸡汤:
只要一直走,路的前方终会有光;
只要有了光,自拍就能更加漂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