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情调一把

偶尔,会想要情调一把

一个人的情调

搬两张椅子到阳台,一张靠坐,一张翘腿,塞耳机,听音乐,一杯茶放旁边,将原本就贼小的眼睛继续眯到一线缝,透过缝,没星星,没月亮,但迎面不时拂过的凉风还是会让人觉得,这样的夜晚,恩~~啊~~噢~~还是相当滴惬意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竟一坐就一个多钟头,直到——

貌似左手胳膊有点痒,好象右手臂也有地方痒

哎呀,大腿也很痒呢

糟糕,小腿似乎也痒的厉害

……

即刻冲回房间开灯验身

哇哇哇靠,好多的包

就这么情调一把看来还喂饱了不少蚊子,只是不晓得其中有几只是公又几只是母,而母中是不是又有怀有身孕的孕蚊,那孕蚊如此饱餐一顿营养丰富肯定又能生出许多活泼健康的小蚊,小蚊一出世又急需美味的鲜血……再回头SAY那公,美餐之后,饱暖思淫欲,兽性大发,肯定更有精力滚床单,如此往复,又更多的母孕上……

厄,看来近期还是不要再去阳台滴好~~~

9 / 七月 / 2009  生活  Comments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