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李华同学突然心血来潮要求我写篇关于自己这10年来的成长历程的文章

我很不想写,何况我原本最不擅长写的就是自我介绍

可李华同学却说,你看我免费帮你做网站……

靠!竟然拿这事要挟我TOT!!

10年??我想想,10年以前,那就是1997年,那时,我还是初三

关于初三,我倒有一点记忆十分鲜明,就是我的绰号始于初三,或许如今可以称之为笔名——螃蟹

记得那时我的性格比较假小子马大哈,又仗着自己成绩优秀颇得众老师欢心所以还挺刁蛮,不过倒也没至于横行霸道欺强凌弱那样出息,顶多就比较喜欢给全班同学瞎起绰号,不管人家乐不乐意都一意孤行硬套而已,其中我尤其喜欢的是给我的前桌后桌的四位男同学取绰号,张三李四王五赵六,要不就是动画片里的乱七八糟,挨着天的换着叫,然后直到有一天,语文老师课上念了一首诗,其中一句我化成灰都不会忘记——

“尝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

正巧我姓谢,平日里又挺横行的,然后我那一位姓王的前桌,平日里真的从没见他这么机灵过,那一刻却是轰然之间灵光乍现,回头就呼了我一声“螃蟹”,不料一呼百应,同学们竟瞬时全都觉得形象生动恰当不已,于是乎,这么一叫就一直叫到如今,转眼10年

对了,提起那位语文老师,我还记得她姓钱,是个格外端庄的女子,长长的麻花辫,总垂在胸前,不过她最具特色的却是说话方式,她很喜欢拖音,比如叫一个人的名字,她会喊一个姓就喊上5秒时间,然后再停顿5秒时间,然后再叫出剩下的名字。当时我就特惧怕她喊出“谢”字,因为我们班还有一个女生跟我一样姓谢,而我们俩人又都是极厌恶语文课上被点名答题的类型,所以每次她一喊“谢”~~~中间的那10秒时间我是惊恐、矛盾、忐忑、不安、侥幸、希望、哆嗦、冷汗……总之,不晓得曾被她吓的减了多少年寿命TOT

不过,初三时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班主任英语老师沈燕,我之所以对她印象最为深刻,是因为我喜欢她,而我之所以喜欢她,是因为她对我好,她偶尔确实会包庇我包庇到让我自己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程度,而我这人又天生贱骨头,谁对我好,我便会对他更好,谁不对我好,恩,不好就不好吧,其实长久的讨厌一个人也真的挺费神。。。

然后是高中,我轻松考上了当时在当地属于重点中学的玉城中学,简称玉中,这两字总会大大的印在校服的后面,然后有好事者一念,听着的感觉就是“狱中”,于是,我入狱三年

不过,对于高一,除了记得自己是在(2)班,以及第一次期中考几乎每门都88分不偏科到叫自己都气愤之外,似乎就再没有其他什么印象

哦对了,当时我们班长,一个1米8几的大个头男生的声音很好听,感觉很适合当电台主持人,只是他叫什么我已经记不大起来了,另外,还有一个男生,叫什么也不记得了,也不晓得是副班长还是团支书来着,当时他们俩人成天就粘一块,总钩肩搭背,叫人感觉颇为暧昧,只是那时我还无比纯洁天真年幼无知,对于所谓同性之恋别说有什么格外概念,就算有概念那也必然是羞于出口,所以就更甭提什么激动人心的YY,8过,就算只属于潜意识,但毕竟他们也有在我人生的认识、认知过程中留有印记,所以此刻回忆往昔,莫非——他们其实就是我如今义无返顾迈入耽门的启蒙老师?!!啊恍然!啊原来!!

然后是高二,高二学校规定要分文理科,结果我因为过分不偏科所以在该问题的选择上曾经是颇为费神,后来主要是突然想起背书应该挺讨人厌后,就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文科。其实,我至今也不清楚自己当初的选择到底是错误还是正确,或许,是我压根也极少会去思考这类问题,因为我一直都觉得,任何一个选择,必然都会同时存在利与弊,所以,选择并非最为重要,最重要的应当是在于自己做出如此选择后的努力。只是很遗憾,道理虽懂,但我始终却还是缺乏付出相应的足够的努力,所以如今的一切迷惘我都怨不得其他

接着高二高三两年,我都在(4)班,班主任林新勇,年轻又有活力的老师,我挺喜欢粘着他玩,结果某天却突然从别班人的口中听到了关于我和林老师的诽闻,差点没笑抽筋

再有,我高二时候开始写杂文,这可能要谢谢当时的语文老师林亨本,他发现了我的杂文才华,而在他的欣赏之下我才找见了写文的乐趣,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渐渐奠基下自己的文字基础,只是为何如今写的全是LOVE STORY而弃杂文于不顾,这就又要另当别论了。另外,高二时也写了自己人生的第一首歌词《也许我很傻》,并自我感觉良好的给编了旋律,是写给一个多愁善感的室友,叫九妹,九妹那时是经常的揪着我给唱这首歌,我炫的十分得意,只是却也不曾料到自己在后来又隔了3年之后,竟也会对写歌词如此的执着起来。还有,我高二时一时机缘巧合发现自己竟还有些演戏的才华,于是曾自编自导自演过一个小品,叫《王八广告》,当时是获了一等奖,所以我曾一度的认为并且比较坚定的相信自己会继续从事上编剧之类的事业,但很遗憾,大学时尽管热血澎湃的去参加了文艺部,尽管最初理想无限,然而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由于始终不曾遇得志同道合的伙伴,因此这个自己曾惟一坚定的志向就这样慢慢荒废,直至几乎忘却

至于高三一年,我玩物丧志,成天在操场上追着排球乒乓球跑,还在别人都奋发图强时开始逃课与逃考,所以高考不是很理想,但也算上了重点线,然后,高中三年活活泼泼浪浪费费划上句号

对于大学,我没有像很多人一样热衷于恋爱,更没有玩什么认真学习,可以说我大学整整四年上图书馆的次数都没超过20回,所以回想大学时光,除了毕业时那厚厚的一叠最后被自己抛弃并莫名其妙卖了3毛钱一斤的稿纸外,我几乎都不大记得自己到底都曾做过些什么,又曾学过些什么

根据室友反应,我可能是因为一下子从南到北跨度的忒厉害,一时间适应不大来气候的变化,所以大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缩在被窝里一手饼干一手牛奶,也难怪我光大一上学期就胖了将近20斤,可过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渐渐适应了气候,体重也渐渐回落至一个正常的不大像面包发酵的范围后,我的大部分时间却仍旧还是窝在床上,只不过这下比一手饼干和一手牛奶还多了一些东西,比如一张病人在床上用的小桌子,还有草稿纸跟笔

大二时,我开始写文,写文的最初原因是因为那段有发生几乎可以等于没发生过的短暂的异地恋的完结

怎么说呢,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失恋(8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却也是我至今为止的唯一一次失恋),初出茅庐,没有经验,不大清楚面对失恋时究竟当采取什么措施应对最为妥当,只懵懂记得失恋之前,自各一有空闲就是写我的螃氏情书,失恋之后,一时间不能写情书了感觉手挺痒也挺无聊的,于是,才便想着要不写写文章试试,就这么随便一瞎想,结果便一直写到如今,呵呵,所以偶尔当我再忆往昔峥嵘岁月时,便总觉得自己当初失恋还失的似乎蛮有价值⌒_⌒

不过最开始,我只是纯粹的写文,压根没想过投稿之类的问题,直到大三,当无意间写的一首关于建党八十周年的七言绝句获了一等奖得了200人民币奖金后,我才真切的意识到了用文字赚钱的可能性,于是接着就琢磨着要投稿,可上街买了几本杂志回去参考,发现里头全都是爱情故事,几乎没有杂志要杂文,而随即我也没想太多就决定要为了稿费撇弃杂文从今开始写小说,只是,从写杂文转入写小说,这也真是费了我不少的时间与精力作为转折,其间我没少碰过钉子,也想过要放弃,不过很庆幸的是自己最终还是一路坚持了下来

记得第一篇文章是发表在《男生女生》上,之所以选择这个杂志作为第一次的攻破堡垒,最初单纯的只是因为这杂志是哈尔滨办的,我又在哈工大读书,同个地方会叫人有亲切感,再后来则是因为我比较喜欢《男生女生》的编辑小麦,小麦是我认识的第一个编辑,所以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一直比较崇高^-^

再然后,就是浑浑噩噩的毕业,毕业后的最大感慨便是,大学四年我真的是屁点知识都没有学到,不过却是实实在在沉淀了我如今的性格,至于沉淀的好与不好,我无从认知,只是昨日同学聚会时普遍反映我远不如高中时代活泼,但至于不活泼了又好与不好,我却照旧也无从认知

看了下时间,晃眼竟又快凌晨1点,李华的这个要求真是浪费时间,原本今晚还打算写小说来着,差不多已经有半个月都没写半个字,这样很容易会令我觉得空虚

没错,我害怕空虚,我是一个非常需要靠成就感才能有足够勇气活下去的人,而我如今获取成就感的唯一来源惟有文字,可惜我的家人不懂,不支持也就算了,还常给泼冷水要我放弃,要我赶紧找个人嫁了就完事,他们永远都不懂,这样做了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可就算我如此说明了,他们却还是不懂,他们只当一切是我的任性,是我在闹脾气,然后,他们又一致将此定义为我的“自私”,好沉重的自私啊。。。

至于工作,我承认,我一直都付出的不多,所以我也无权要求过多的回报,然而,很悲哀的是,工作的越久,便感觉自己就好像越发廉价了似的,这感觉很糟糕,糟糕到会叫人要疯掉,所以,兴许,我该考虑要换种生活方式了……

10年,如此十年

既无惊心动魄,也无刻骨铭心

过的相当漫不经心吊儿郎当,但也不算太过败类人渣

一路曾得到很多,可也失去不少

常常依旧会天真到令自己颇为懊恼,但偶尔却又会在需要天真时竟理智到叫人吐血

感情愈发不茂盛,虽然小说中的主人公大都纤细无比,但现实中的自己却始终直线一条

所以尽管曾有深爱过一回,也被爱过,还曾理所当然的认定所谓两情相悦的感情就应当天长地久过,但搞笑的是,如今却又差不多已经完全忘记当初那般喜欢一个人时的心动感觉

而唯一不曾落空的惟有与我纠葛不清的文字,那文字底下栩栩如生的角色还有他们灵动的执着,像妖精般纠缠住我诸多心思

所以,我无空寂寞,也无闲寂寞

这样,我感觉很好。。。。

  • 1. ga  |  六月 19th, 2007 at 05:20

    ag

  • 2. 徐徐  |  七月 26th, 2007 at 08:18

    螃蟹,我一直都觉得你不应在这里的,太埋没了。完全看不到未来。

    走出去吧,带着豁出去的心离开这里吧。把最初的理想重新拾起来。或许有一天,你能够实现它的。

    我永远支持你啊!!!

  • 3. 别问我是谁  |  七月 26th, 2007 at 20:48

    是啊.我也是觉得她现在是相当的埋没了.

  • 4. 微酸袅袅  |  七月 18th, 2008 at 20:06

    细细看下来,发现除了年份不一样,你的十年和我的十年的粗线条很相似啊。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长大了。

    敏感都藏在寡淡的文字和表情里。

  • 5. loushike  |  十二月 19th, 2009 at 20:08

    很认真地把一个我见过的最长的“about”页面读完。同龄人,不过我很羡慕你。

  • 6. 匿名  |  一月 10th, 2010 at 18:51

    螃蟹。说不来什么。。只是会永远支持你~~~~~~追随你~~~~~哈~!加油哦~!

    JOJO~

  • 7. 阿九  |  一月 26th, 2010 at 19:04

    泪奔……螃蟹我是循着组织过来的,好不容易能上网了论坛却被河蟹占领了5555555《一别经年》看不到了啊啊啊……
    去了一趟书店发现连《青》都没得卖了……真想一头撞死……

  • 8. 螃蟹  |  一月 27th, 2010 at 12:30

    阿九同学,坛子的话,二月份应会好的,如果没有好,到时候螃就在JJ更新掉《一别经年》,然后把地址给你,好不好?

  • 9. 阿九  |  一月 27th, 2010 at 15:24

    抱住啃~螃蟹殿我爱死你了~~~

  • 10. 菠菜  |  六月 1st, 2010 at 22:54

    螃蟹桑~!><
    另外【觉得她现在是相当的埋没了】+1

  • 11. 匿名  |  六月 16th, 2010 at 16:42

    、、、、、

  • 12. 匿名  |  六月 16th, 2010 at 16:44

    螃蟹殿啊。。。为什么我论坛注册不了啊,,,,,
    仰天长嚎,,,为毛为毛。。呜呜

  • 13. 匿名  |  七月 12th, 2010 at 20:45

    为什么关闭注册呢 为什么??!!!!

  • 14. 菠菜  |  十月 2nd, 2010 at 08:39

    来看看!虽然好像是没人!0v0随便问问!经年下在写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希望能出单行!我喜欢他哟!0v0*

说点什么

Required

Required, hidden

Trackback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