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头发结块了~

下雪了

早上闹钟闹了四次后,才依依不舍的把乱糟糟的头钻出被窝,室友静子小姐已早一步起来,一边嘟哝着为哈今天的天这么暗,一边将窗帘拉开个缝,然后就看到——

雪花飘飘~~

“下雪了!”静子小姐冲我叫。

“……恩……下雪了啊……”螃睁着惺忪的睡眼,在对静子小姐的话和窗外的景象反应了片刻之后,才晃动一头乱糟糟的稻草发,很严肃很严肃的应和道。

厄,下雪了啊……

难怪这么冷

被窝里其实挺凉的,但比起外面当然还是要暖和一些,所以螃还是很舍不得被窝

8过,不离开不行,要上班啊要上班,天杀的上班TOT

来不及感慨雪花飞飞的朦胧意境,螃迅速穿上衣服冲向洗手间,然后在镜中,不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头,果然很冲冠,都要结块了,摸一把,恶,好厚的油,赶紧嫌恶的甩甩手……

螃的头发很容易油,住家里时一般都是两天一洗,如今来了温岭,本来也是可以两天一洗的,但最近宿舍的热水器坏了

然后关于热水器坏了的问题,还要追究到快一个月之前的房子的电路问题,最开始只是楼梯间的灯忽明忽暗,时不时闹上一回鬼感,然后慢慢扩大至整栋楼时不时的跳下闸玩玩,一个晚上能跳个四五次,然后终于在上星期,把热水器给跳坏了,期间联系房东数次,可天杀的房东始终置之不理,理由是房子交给我们的时候是好的,现在坏了当然就是我们住的人的问题,NND熊,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不讲理的人都有

宿舍是公司租的房子,一栋落地式的楼,房东是设计院的某工程师,我们公司在温岭的办公室也是租的设计院的房,租在6楼,天杀的还没电梯,天天上下跑的气喘吁吁,甚至连上个厕所也要往下跑好几层,害得螃如今都不敢多喝水,对了,螃今早也还没上过厕所呢,闭上眼睛静静感受一下,恩,还是蛮有尿感的,8过——憋!继续憋!努力憋!等憋到饭点顺道解决!

螃来温岭已经一个月,现在也已经稍稍有点习惯设计院这栋阴森森的鬼办公楼(主要还是不习惯不行),但一直还是很纳闷,设计院这么帮工程师怎么就给自己设计了这么个办公楼

扯远了,话题再扯回天杀的宿舍,很佩服房东的无耻程度,就那样的楼竟然也敢说是很好很好的,装修明明到处都是问题,然后还有空调,老到让人认不出来的杂牌军,古董到从来没看过的模式的遥控器,一晚上吹28度高风第二天早上的室温仍旧低于15度,声音洪亮的足可媲美12马力柴油机,就这么一个破玩意,叫房东换,房东竟然还能睁着眼睛理直气壮“我家空调绝对很好很好很好地,很暖很暖很暖地,啥?打不暖,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地,再打打就绝对很暖很暖很暖地,不用换,绝对不用换地,上哪换这么好的机器啊,我自己现在用的都还没这个好地……”噼里啪啦省略N字,总之俩个字——“不换!”

当初公司领导之所以租这个房子,主要还是看在设计院的这层关系上,所以甚至还替住在我们宿舍2楼的他们单位的员工交纳水电费,可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不懂客气不知好歹

然后关于这个空调,我和静子小姐如今也是基本不用的,打不暖,又很吵,还时不时的闹跳闸,半夜三更什么都没动也能自动跳来跳去的玩,实在找不到要用的理由

然后把话题继续扯回螃的头发

好油……好油……

只能打打湿,然后找楼上的小陈同志借吹风机再吹一下,稍微去点油腥

其实昨天晚上就打算出去洗头的,其实昨天晚上小陈同志本来也是打算要请我们去洗头的,因为昨天下午他去买了个本本,HP的,5000来块,眼馋了许久,遐想了许久,如今终于是有本一族了,VERY VERY HAPPY,SO当然要庆祝一下请客洗头,结果那天杀的本本,昨晚拿回来后就废了,一开机就死机,连开5次连死5次后,小陈同志脸上的喜悦之情终于消逝殆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伤心、愤怒、失望和重重的嫌弃,于是就眼不见为净的将本本扔在公司文件柜里,落寞的转身,空空的离去……

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8过据说他之前买手机时也是一样的情况,也是拿回来后发现不能用

真是天杀的倒霉的娃

可怜啊可怜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好意思再催他请客洗头,8过小陈同志还是很讲信用的,说还是要请的要请的,等明天去换了好的本本,还是一定要请的

可4,可4,螃今天就好想洗啊,好想啊好想,痒了呢,油了呢,算了,要不自己掏腰包去洗吧

但4,但4,再在心里打下算盘,温岭的洗头比较贵,同样的洗法几乎是玉环的1倍,有人请还是比较HAPPY的啦,算盘再噼里啪啦一拨,螃就向万恶的金钱低下了尊贵的头颅

然后一夜过去

厄……

好油啊~~好油啊~~

结块了~~结块了~~

2010年01月6日  默认分类 

说点什么

Required

Required, hidden

Trackback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